云南楚雄彝文化网——中国彝文化门户网站,彝人文化世界之窗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 资讯中心彝人文苑 | 彝人风情 | 彝人视听 | 彝人工艺 | 彝州旅游 | 彝州掠影 | 文化遗产 | 彝州物产 | 彝人英豪 | 彝人史话 | 彝人风物
当前位置: 彝人文苑
站内搜索:
当代彝族现代诗何以如此繁盛
时间:2016-08-15 09:37来源:彝族人网 作者:发星 点击:

   目前,彝族现代诗(母语诗歌写作与汉语诗歌写作已走在中国少数民族现代诗歌写作的前列,并开始引起国内国际文学界的极大关注与研究,本文从自已的角度,浅析出现如此繁盛的一些原因,就教于各路朋友,并请引起大家批评、指正、争鸣,共促彝族兴盛!
  一、几个主要写作传播重镇的形成
   A、主流重镇(吉狄马加)
   吉狄马加自20世纪80年代初那一声惊天动地的“我---是---彝---人”的呐喊至今,一直站在彝族现代诗先锋、实力诗写的前沿,不只是彝族诗界的标杆人物,更是整个80年代以来中国少数民族文学(现代诗)的标杆人物,其30多年的持继诗写与旺盛创作精力,加上其所居的主流特殊位置,从诗性与主流的价值观上,双向引导影响着彝族现代诗歌的主流传播,特别是“青海湖国际诗歌节”的成功举办,并很快成为“国际第七大诗歌节”,不只是彰显与连接、交流、传承东西方的诗歌精神,更是通过这个平台,让更多的东西方诗人开始关注他诗歌写作语言背后的彝族这个山地民族、他的出生地,以及彝族的文化、地域色彩、彝族现代诗群体等等,随着“2016西昌邛海丝绸之路国际诗歌周”在他家乡四川大凉山西昌的成功举办,更是将“青海湖国际诗歌节”举办模式创新嫁接于大凉山这片诗性神秘的土地,这不仅是将大凉山作为中国彝族现代诗写作的重镇地位得到进一步筑固,而对彝族现代诗写的持继性得到切实的方同性引领与巨大影响,随着以后不断的办下去,将有力的推动着大凉山本土现代文化艺术,特别是彝族现代诗的向前发展,吉狄马加作为彝族现代诗的标杆地位将得到再次夯实,而由他主流及诗歌国内国际影响的所带来的传播范围己经形成一个吉狄马加彝族诗歌与文化影响重镇,这点更加重要。
   B、学院重镇之一(阿库乌雾)
作为彝诗界的2号人物,阿库乌雾身上兼具“彝族母语现代诗写作”与“彝族现代汉语写作”的双枪写作功能,能如此双枪皆运用出色并美,在彝诗界内外,属稀世绝类,这也是其以母语文化传承传统文化形成学者型写作者的特殊之处,而通过汉语,他又获得第二母语创造(因彝文化融进汉语抒写而形成再造汉语,这是一种新型汉语,和原汉语有所不同,因为此时的汉语有了彝色),他自20世纪80年代初在西南民院这个“彝族现代诗的黄埔学校”读书,到后来留校至今30多年,他一边教书育人,一边双语写作,以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学生,已经形成受自已影响身传的“彝族现代诗学院重镇”,这个重镇一是传承其母语现代诗(彝语现代诗),因80-90年代,他完成《虎迹》与《冬天的河流》两本母语诗集,其开创性的母语现代诗写作为学生们提供了经典的范本,如其母语诗歌《招魂》等已经成为国内国外许多公共艺术交流场合的朗读经典表演节目而影响深远,当下许多彝族母语写作的代表诗人都是受他影响的学生,如木帕古体、张海彬、马海吃吉等等。二是其作为学术带头人,以彝族现代诗、传统文化,及中国其它少数民族文学(诗歌)等的价值与当下意义作为研究对象,他在90年代写出《灵与灵的对话-中国少数民族汉语诗论》,曾引起极大影响,后将这种研究作学业传播,让更多的年轻者投入进来,多年来形成不断的研究队伍,这些彝族、汉族的研究者许多是诗写者,比如拉玛伊佐、马海伍达、孙阿木、吉洛打则等等。三是以彝族文化及中国少数民族文化为主阵地,内交外联,先后与美国一些大学进行比较文学研究,来推动彝族现代文化及中国少族族裔文化的传播与影响,四是他的汉语写作,特别是90年代到21世纪初写出的散文诗合集《混血时代》《寓言时代》,开启了阿库乌雾式的新型文体,这也影响着后来者,所以这个重镇主要以4只手来搅动与推动彝族现代诗的向前发展。
C、民间重镇之一(发星)
1、作为一个汉人,自觉彝化,1997年创办民刊《彝风》,1998年创办民刊《独立》,两刊主推方向之一为彝族现代汉语诗歌,新世纪以来15年中,有影响的许多彝族青年诗人从这里走出来,或与其发生交流、帮助等关系,这个名单很长:鲁娟、阿索拉毅、羿子伊沙、麦吉作体、吉克布、孙阿木、吉洛打则、沙也、比曲积布、比典莫阿莎、马海阿晶嫫、吉里木呷、所体尔的、沙辉、嘎足斯马、吉布鹰升、阿克鸠射等等,这是诗对大凉山的神赐,或是天意的诗给,发星只是一个桥者。2、2002年12月,发星编辑并个人出资公开正式出版历史上彝族第一本现代诗选集《当代大凉山彝族现代诗选》(1980-2000),出版后的10多年中,引起国内诗人、诗评家:梦亦非、孙文涛、粥样、海上、西域、扬远宏、高亚斌、苏文健、谭五昌、姚新勇、邱婧、扬荣昌、张嘉谚、孙宏宏、龚盖雄、何梅、王耀东、何休、谢银恩、孙谦等大面积关注,并给彝族诗群体写出大量有价值的评论文章,这是大凉山彝族诗人作为一个诗歌群体,建国50多年来来第一次得到汉族诗人、诗评家的肯定与热爱。3、发星在2003年写出文论《当代大凉山彝族现代诗群论》,第一次将彝族作为群体评论,这篇评论引发了阿索拉毅写出文论《大小凉山彝族现代诗评论》,以上两文在彝诗界内外产生极大影响,并引发广州暨南大学学者姚新勇写出《彝族现代诗派论》,这篇文章是解放以来第一篇学院(学术界)对“彝族现代汉诗群体”比较客观公正的评论文章,和他同时期写出的《藏族现代诗论》一起,成为他学术地位形成的两把关注边缘少数族裔现代诗写作的利剑,产生了极大影响。4、发星2000年提出“地域诗歌写作”,第一次在少数民族现代诗写上有了较明显的理论导向,15年来有影响的彝族青年诗人:鲁娟、阿索拉毅、麦吉作体、比曲积布、马海阿晶嫫、吉里木呷皆受此理论影响,写出他们作为同年龄段少数民族写作群体中难以达到的写作水准。
   D、民间重镇之二(阿索拉毅)
阿索拉毅2003年春天购到《当代大凉山彝族现代诗选》,与发星开始通信、交流,写作开始转型,2004-2005写出彝族第一部现代长诗《星图》,写出文论《大小凉山彝族现代诗评论》,这一诗一文,是拉毅最初抛给彝诗界的二枚炸弹。2012创办民刊《此岸》,创办“彝诗馆”,2013年独立编辑推出彝族历史上第一部现代诗全集《中国彝族现代诗全集》,2015年主编推出《中国彝族当代诗歌大系》(4卷本),10年中,拉毅完成人生在诗歌上的6个精彩的连跳,拉毅也是上天派给彝人的天之骄子,其身上的诗歌献身精神,只有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才会产生并独有,特别是《中国彝族当代诗歌大系》的隆重推出,将天下彝人在诗中拥抱在一起,这在彝人与中国五千年文明史上都是破天的第一次,他这个重镇具有创造、整合、交流之大成,代表着年轻一代的伟大抱负。(另外他编辑的《中国彝族当代诗评论全集》《中国彝族当代母语诗歌大系》《中国当代百名彝族女诗人诗选》,以及他推出的许多诗人诗集和访谈,构成一条巨大的彝黑诗河,让彝人倍感民族文化的后续有人,代有人出,杰有铜色)。
   E、学院重镇之二(姚新勇、邱婧)
作为一个对边疆边缘民族文化具有人文极大关怀的学者,姚新勇很早就开始关注少数族裔的写作,2007年前后写出的《彝族现代诗派论》《藏族现代诗论》,在国内学界产生极大反响,从此奠定广州暨南大学作为中国少数族裔文学(现代诗)研究的(重镇)中心之一,这也是中国学院学术界第一次大面积的关注彝诗、藏诗等当下边缘民族的先锋文学,这在主流学界是可贵的,这同时也是社会进步的一个标志,2013年6月,其学生邱婧写出《转型期彝族汉语诗歌论》,延续着姚新勇的写作脉路,目前在学界也产生影响。在我的视界中,对少数族裔汉语诗歌进行研究评论并成果有成的是阿库乌雾,他在20世纪90年代出版的《灵与灵的对话--中国少数民族汉语诗论》,可以说,西南民院与暨南大学,是当下在学术视野中关注少族民族当代文学写作(现代诗歌)的双星子,也可以看出,姚新勇与邱婧是阿库乌雾当年那个未尽之梦的的宽展与创延,这一切都是天意之为。
   F、民间重镇之三(比曲积布)
2014年春天,比曲积初识地域写作,从最初模仿到写作转型,其间创办民刊《蓝鹰》《红原》,这年8月后提出“世界地域写作”,2015年元月提出“野火主义”,5月创办民刊《大地》,在两年内多级跳:汉语写作--英语多文体写作(诗、小说、评论、哲学、戏剧、散文、随笔)--俄语写作(诗、小说等)--熟悉蒙语、藏文--英文讲演等等,二年来,其作品除英文、俄文在国外发表出版外,还被野火团队译成日、法、印、意等语,在国外10多个国家发表并引起反响,并获得国外许多民间文学奖项,成为90后与彝人写作的“旷世之景”,而其身后的野火团队,全由九0后,00后等20多个绝色美女组成,这些女孩皆精通3-4国以上国外语言,其女友精通7国外语,所以发星称其为“旷世一代”,他们先天的灵质与机遇,已经走向了世界并产生了极好的影响;如果说当下彝诗是吉狄马加的时代,可能未来不久将是比曲积布与野火主义的时代,我们期待着;比曲积布的多文体英文写作且水准平正先锋,这都是百年中国新诗史上不多的写作现象,这使我想起民国那些大家们的少年青年影子;时间已经是21世纪的第16年了,彝人以及中国诗界应有这样的人出来,应是很多,才能将华夏文化的复兴之梦让西方的话语权们扭过他们高昂的头,来注视东方,注视大西南,注视彝人,但愿这一天不会太远。
   G、其它有影响的写作传播
1、2005年,云南楚雄文联编辑出版《当代彝族文学作品选-诗歌卷》
2、2009年10月,贵州诗人鲁弘阿立主编的《21世纪彝人诗选》出版。
3、2011年1月,大凉山西昌民刊《灵》创刊(后停刊)。
   4、2011年5月,成都西南民院,罗庆春主编《彝脉--第二母语的诗性创造》出版。
   5、2013年,浙江,打工的大凉山普格彝人阿优主编的民刊《飞鹰》出刊(后又办二期后停刊)
   6、2013年6月,四川大凉山,彝族文学报编《彝族文学报精选文粹-诗歌卷》
7、2013年5月,大凉山诗人,祥子主编《凉山九人诗选》出版。
8、2014年,大凉山越西县,文化馆主办《铧头尖》诗刊出刊。
9、2014年左右,大凉山西昌,吉克布主持的微刊《花间集》创刊。
10、2014年左右,大凉山西昌,《凉山日报》开始推出“当代彝族作家诗人展示专栏”。
11、2015年,大凉山冕宁县,“彝族文化社”主办的《彝线》出刊。
12、2015年,马海伍达主编的国内第一本少数民族母语现代诗民刊《荷尔》创刊。
   13、2015年12月,云南楚雄师院,晓宏主编,扬荣昌副主编的《彝诗鉴》出版。
   14、2015年,大凉山喜德县,《拉达》推出喜德彝族诗人作品选。
15、2016年,大凉山盐源县,沙辉主编的《定窄彝风》推出“彝族现代诗选”。
16、大凉山州文联编辑的《凉山文学》、云南楚雄州文联编辑的《金沙江文艺》,贵州的《高原》。
 
  二、先锋文学思潮的影响
1、八十年代,彝族现代诗的开创爆发期


A、1980-1989,彝族诗人吉狄马加、阿苏越尔、阿库乌雾、克惹晓夫、阿黑约夫、阿彝、普忠良(后改为普驰达岭)等皆在西南民院这个“彝族诗歌黄埔学校”读书,1983年后,中国现代主义诗潮开始从北京向四川转移,1984-1989年间,四川第三代诗人以民刊《现代诗内部交流资料》《中国当代实验诗歌》《非非》《汉诗1986-1988》《巴蜀现代诗群》等全国产生极大影响,特别是深圳《特区青年报》与安微《诗歌报》联合举办的“1986现代主义诗群大展”在当时诗坛与文坛刮起黑色巨风,而四川的第三代诗人们的作品与理论又是该展的极大亮点之一,那时的西南民院是许多四川第三代诗人经常窜门、交流、玩耍的地方之一,所以无形中诗遇的影响是可想而知的,所以此时在西南民院读书的诗人们可以说是站在与临界中国当时最先锋的诗歌潮流,他们的转型与思考都是当时中国少数诗人中最先觉的,加上80年代初的图书市场,大量引进西方先锋的文学、诗歌图书,还有就是1984年起,云南楚雄文化研究所,由刘尧汉主编的《彝族文化》的创刊,以及其后10多年间不断推出的数十种“彝族文化学派丛书”,以及当时西南民院应诗潮而生创办的民刊《西南彩雨》《山鹰魂》等,这多种合力交碰腾升,所以彝族现代汉诗写作起点就很高,随着吉狄马加诗在全国《星星》《诗歌报》《诗刊》等三大主流诗刊频频发表作品并入选《探索诗选》《中国探索诗鉴赏辞典》等80年代重要影响的诗歌选本,并其诗集《初恋的歌》获得中国第二届新诗奖(1983-1985),这些都是彝族这个部族破天的第一次,吉狄马加不是以一个少数民族诗人身份入选这些重要选本,而是以一个独立的彝族现代诗人的角色入选,他已经和当时的其它优秀诗人一道,是站在同一个水准上思考与写作,这都是四川成都,西南民院,彝人等多种特别的环境造就了他和他的其它诗人兄弟们,众观其它少数民族,就没有这么幸运与环境,所以他们的诗歌比起彝族现代诗写作,差了很长的距离。

B、而80年代在大凉山的倮伍拉且、霁虹、倮伍沐嘎等诗人,都参与过西昌民刊《山海潮》等民间诗歌活动,当时的西昌,可说是四川这个现代诗重镇的一个重要分镇,《非非》《女子诗报》《000诗潮》《三号》等民刊在这里创办活动,民间诗潮异常活跃,我曾参加一个诗会活动,参会爱诗者有一千多人,这在偏远的大西南之西的大凉山西昌,一个几十万人的小城,是十分惊人的,可见当时现代诗的火焰在华夏大地的遍野燃烧。
 
  2、九十年代,彝族现代诗沉寂期
随着那个特殊的时间之后,大凉山彝诗如汉族诗人外流一样,写作的潮势寂静下来,失去了八十年代的冲天之志与燃火血光,在整个九十年代,吉狄马加、阿库乌雾、马惹拉哈、马德清、俄尼牧萨斯加保持写作实力,许多诗人写得极少,或者消失。
 
  3、21世纪(2000-2015)
A、由于民刊《彝风》《独立》在18年间的持续创办,鲁娟、阿索拉毅、麦吉作体、嘎足斯马、比曲积布、马海阿晶嫫、所体尔的、吉里木呷等,除阅读传统的彝族现代诗(吉狄马加、阿库乌雾等作品)外,还大量阅读《独立》和全国民间诗界交往而获得的当下最先锋的诗歌读本与理念等,使他们写出的东西又一次逼近(技巧),或题材超越八十年代彝族诗人,在质与量上整体宽展了彝诗写作疆域,形成彝族第二个写作高潮(爆发期)。而《彝风》《独立》是原大凉山民间诗歌血脉(《非非》《女子诗报》等)的延续,这点更加重要,可以说,30年来,民间诗歌精神在大凉山未断,才保持着不断地向诗人们提供先锋的视野与创造的平台。

4、除以上30年中因受现代诗潮影响,而又坚守自身文化,而又创造转型在全国获得有影响的诗人外,还有一批沿袭着主流毛时代以来的写作传统的诗人,这批诗人没有亲临现代诗潮影响,由于彝文化的传统性与自足性而拒绝现代诗潮观念,他们被时代远远抛在了山中,成为了局限的凉山诗人,在山外影响有限,还有一些年轻时读书受现代诗潮影响的诗人,回到山中后不学习断了潮脉,也成了凉山诗人。
 
  三、彝族原文化的传统富矿作为写作的基础
 
1、目前彝族的民间神事者--毕摩与苏尼手上还在使用古彝文写成的经书,古彝文的源头历史在五千年前,它是至今仍在使用的世界上最古老的文字,这不只是彝人的幸运,更是华夏的幸运,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一个民族有了文字就有了眼睛与会唱歌的灵魂,传统、以及历史就有了存积与延血,这就是光阴的史诗,由此我们就不难想像彝族神话史诗《玛母特依》《俄木特依》在这种亘古悠长的环境中自然的产生,除了需要神者来念经与击鼓驱赶黑夜与未知之域的神秘外,史诗神话流在生存的每个空间,构成了另一个与神并行的精神依存,而这个生者还要下地、进山,婚恋,繁衍,这是基本的生存,而部族的联结与族民间的亲连,只是将爱的快乐洒得更远,或者将忧伤抛给山谷的沉静,而为了生存的生产经验形成,以及在大地的反复行走观察,十月太阳历产生了,彝人通过对星象的不同位移界分出四季,每月36天,一年360天,火把节为每年夏至来临时,星象位正好在测日的东山正中,而彝族年正好是冬至,测日的东山上星座自然偏南,10月太阳历是彝人的发明,也是华夏留下的文明源矿,可惜千百年来,隐于大西南密林,成了山间妙龄少女,只有彝人在爱她;以上古彝文、神话史诗、十月太阳历、毕摩、苏尼构成彝人历史厚度的传统文化,这些都是诗的呼吸与存雪,而这些文化主要保存在四川大凉山这块独特的地域。
2、彝人的整个文化形态属于自然原生的文化形态,他是华夏族的童年,童年是诗与梦的光阴段,它是人从刚刚形成的混沌中醒来,诗也随之睁眼,他面对大自然的千奇百彩,他说出的第一句话是自已惊讶于刚发现世界之美的婴语,这是一句嫩美的诗,那时,他们和自然的原神们如此近,所有的想像都是未经暗黑而激奔自由的原生冲动与火焰,原生时期的歌呤与梦幻就是部族的创世史诗,后来他不管如何变,都没有离开大凉山这个独特黑色的地域,死亡与痛苦、欢乐、幸福,都有经者在一边为你念颂佑护。彝人没有宗教,他只是一种宗教前的自然信仰,这信仰是诗化,或鬼化,或神话的,鬼和神有时都是诗人,宗教因为形成了固定的文化形式,比如诗化的语言写成的经语,为了传播与颂吟,都形成一定的固定格式,又是固定,固定杀死了自由的灵性与野性,固定让你做文明人(好人,听话听教听经的人,听久了就成了固化的木头僵尸,这和真正的诗歌精神是相背的,真正的诗歌精神是永远的自由而奔放,奔放而独立,独立而野性洒洒永存,这才是诗,诗一旦有束缚与制约就不是诗了,是死了的枯诗,诗很像情人,是漂浮而游动的,有距离的,她不是结在你这棵树上的果,她是在你四周或明或暗的月光花香,或山草原息;经文需要唱给经文边的石头或密林听,让他们发出自然的经声,所以在彝人世界只有万物的自然神,他没有固定的什么神需要敬仰,他只敬仰自已和自然对话产生的美好感觉,这就是原质之诗。原质的诗只要有部族之根与马背上永远的火焰激情,这个民族与精神就永远银雪。
3、大凉山作为彝族原文化(传统文化)的保留地,在毛时代以前,这里由于金沙江(南、东)与大渡河(北)与藏区(西)的隔绝,无形中成了一个独立王国,百年历史上外国传教士只在山下的汉区活动,汉文化与外国文化很少渗进大凉山腹地深处,腹地深处中还是彝风烈烈,呼吸在自已的原色文化中,他们和汉区通商的产品就只有布匹和盐巴及一些零星的生活、生产小用品,生老病死的经文形式为了呤颂的节奏而慢慢形成了歌唱性,人类的唱歌一定是起源于念经呤颂的节奏性,他们大都以五言,或七言诗句组成,浸泡在这样的诗的歌唱中的民族就是一个诗的民族,他们写诗是很自然的事,不写诗,那才是对祖原与这片土地的背离与不忠。
4、毛时代后的50多年间,彝族传统原文化还在大凉山民间生息着,因为几千年东西已经有了强大的生命力,几十年是不可能消亡的,但在当下中国的发展巨变环境中,也有巨大的板荡与迁变,黑族永远黑下去,就要有一批坚守文化信仰的黑族知识份子去献身去流汗,彝族诗人应该是这群献身者之一。
5、云贵的彝人只是族黑的虚符,他们原族文化经过自明朝开始的改土归流汉化政策,在数百年间已荡然无存,大凉山始终是30年来彝族重要代表诗人的出生地,云贵的彝人写得有真正彝色的何其少,他们写出的东西不是彝人写的,像是一个汉人写的,没有特质的彝色,很是悲哀!

 四、当代彝族代表性诗人及作品(1980-2016)(第一部份)

1、吉狄马加《黑色的河流》《致印弟安人》《古里拉达的岩羊》《自画像》《黑色狂想曲》《我,雪豹》(长诗)
2、阿库乌雾《招魂》(母语)《落雷》《剌界》《镜梦》《蟒缘》《犬吠》(长诗)
3、阿苏越尔《雪的自述》《俄洛则俄雪山》《留给伊的字条》《阳光山脉》(长诗)
4、倮伍拉且《漫长的雪》《哑河》《隐痛》《大自然和我们》(长诗)
5、霁虹《断肠草》《听马布演奏》
6、巴莫曲布嫫《水纹》《羽纹》
7、吉狄兆林《亲爱的阿鸽》(组诗)
8、倮伍沐嘎《路口》《来客》《拉布俄卓,一个城市的半张脸》
9、马德清《狗咬过的风》
10、俄尼牧莎斯加《阿妈的羊皮袄》《在拉布峨卓死去的彝人》
11、沙马《南高原,幻影之伤》《关于偏方》《三只羊》
12、普驰达岭《在冬天的末捎想家》《木炭,彝人》
13、柏叶《做客彝族山寨矣莫拉》《致彝族姑娘阿依罗拉》
14、马惹拉哈《先辈在雪花顶上舞蹈》《雪中给四妹去信》《在耶底的那场雪中》《最后的山脉》
15、阿黑约夫《雪族》《第一个朋友》《阿妮》
16、克惹晓夫《明天的雪》(组诗)
17、阿彝《另一种声音》《雪地或者爱情故事》《不完全属于我的手》
18、阿卓务林《大凉山》《天堂的粮票》《耳朵里的天堂》
19、发星《苍凉的歌谣》《黑女人》《大西南群山中呼吸的九十九个词》(长诗)
20、俄狄小丰《汉字进山》
21、阿索拉毅《佳支依达,或时光轮回叙述》(组诗)《亲爱的,请予诺我敲响爱情的羊皮鼓》(组诗)《星图》(长诗)
22、鲁娟《解咒十四行》《小指甲》《占卜》《在车上》
23、羿子伊萨《短章》(组诗)
24、麦吉作体《古道上的灵石梦呓》(长诗)《雨谷》(长诗)
25、阿克鸠射《彝语》
26、嘎足斯马《歌场的起源》《一个彝名的重要》《百褶裙》
27、英布草心《老虎们想给彝人的毕摩点烟》《岩石在痛苦的呻呤中慢慢开裂》
28、吉克布《不要做凉山人的孩子》《密语》《母亲》(长诗)
29、孙阿木《南方的病理》《越西:打马穿过七月的零关》(组诗)
30、贝史根尔《你是我的相思药》《俄勒和阿惹》
31、木确奢哲《致古火木地》
32、阿诺阿布《大凉山》《过呷尔莫波》
33、吉克曲珍《黑裙之殤》(长诗)
34、马海伍达《干掉莫苏》《杀死母语》    
35、比曲积布《骨苍》《生之狱》(长诗)  
36、比曲莫阿莎《吃男人》

写作时间:2016年8月4日-6日,大凉山普格双乳山下。

 


分享到:
 相关链接
· 《罗婺彝族礼俗采撷》召开专家评审会
· 浸淫在彝族“毕摩文化”里的乡愁
· 轻云漫舞——评一朵云组合首张原创民谣专辑《
· 彝字的彝族文明与汉字的彝族文明——阿库乌雾
· 浓墨重彩威楚情
· 彝族同胞期盼彝族年时间能够统一:中国·昭觉

 

官方网站:云南楚雄彝文化网——中国彝文化门户网站 彝人文化的世界之窗
友情链接:楚雄在线 楚雄州政府网 紫溪彝村 楚雄日报 楚雄市广电局 彝人古镇 彝人天堂 中国彝绣网 彝族人网
网站主办:云南楚雄彝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ICP备案:滇ICP备12004768号

申明:本站原创的图文资料版权属云南楚雄彝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所有,如需转载请与本公司联系,收集资料版权属原作者所有,不妥之处请与我们联系更正。联系电话:0878-3115612 站长信箱/投稿信箱:cxywhw@126.com

滇公网安备 53230102000133号